iLMS知識社群ePortfolioeeClass學習平台空大首頁Login
Position: 高義展 > 未分類
從歷史面向探討國軍共諜案我應有之省思與作為 作者:國防大學戰爭學院上校教官 宋啟成
by 高義展 2017-06-23 21:55:27, Reply(0), Views(1216)

從歷史面向探討國軍共諜案我應有之省思與作為

國防大學戰爭學院上校教官 宋啟成

  《孫子兵法.用間篇》有云:「明君賢將,所以動而勝人,成功出于眾者,先知也」。此「先知」即「知敵之情者」,自古以來一直就是克敵致勝的重要關鍵,即便兩國關係良好,多少也會派員蒐集情資,目的都在儘可能地「先知」對方。

  自1949年臺海兩岸分治以來,雙方即使在戰火稍緩之際,仍不忘藉「用間」以蒐集對方情資,目的就是要取得、確保有利的戰略態勢。而近年來,雖說兩岸間密切往來,已使雙方緊張大為緩和。但從中共一直在多種國際場合對我們的不友善、頻頻製造臺灣乃中國之一部的假象,且又部署千餘枚導彈對準臺灣來看,其謀我之心絲毫未減。即使去(2015)年117日兩岸最高領導人會面,也未改變此等現象。因此,當新政府於今年520日上臺,中共即以堅持「九二共識」及反對任何形式臺獨活動為由,大幅限縮雙方之間的互動,造成兩岸關係倒退,連帶也將影響到我國家安全。證明兩岸過去的往來密切,在中共官方眼中,事實上只是一種說變就變的表象。

  在過去雙方堅守「九二共識」並展開密切交流時,中共即不間斷地對我進行各種情蒐工作,王○賢、張○仁、羅○正、羅○哲、張○鑫、錢○國、許○權等國軍現、退役將校涉及的共諜案,都屬這段時期所爆發者。而從近日剛爆發退伍的莊姓一兵駕駛,吸收曾於國軍基層單位服務的現、退役軍士官兵為中共行政及黨務機構刺探、蒐集、交付我軍事機密來看,中共對我的情蒐、滲透始終不因情勢改善而趨緩,其手法更有朝向多元,與向下發展到國軍基層的趨勢。換言之,如何防範共諜危害,其環境已較過去更為嚴峻,任何身為國軍官兵的一員,都應對此抱以正視態度。

  上述涉及共諜案人員之所以甘為中共前驅,一方面是受其美色誘惑、招待旅遊、安排工作或接受饋贈,致無法自拔;另方面中共情蒐機構則是採如撒網捕魚,大小通吃般的手段,明示不要求得到特定資訊且報以重賞,以鬆懈洩密者心防並願意提供資料,然後再將各式資料彙整、分析,進而拼湊、挖掘出重要情報。像這種管道多元、聚沙成塔的情蒐方式,雖令人難以防範,然就像最堅強的堡壘也會有弱點一樣,欲防國軍官兵涉及共諜案,仍舊有其預防之道。以下先分析其涉案性質,再探討應有之作為:

  按照前述孫子的說法,間諜有鄉間、內間、反間、死間及生間之別。而從上述國軍現、退役官兵涉入共諜案的性質來看,則多屬「鄉間」及「內間」:前者乃「因其鄉人而用之」,後者則是「因其官人而用之」。兩者的共同點在於對某些事務皆有程度不一的認知,不同處則係旁觀者與當事人之別。從過去的歷史來回顧其作法:「鄉間」除直接利用敵方的鄉人為間諜外,藉鄉人言行等細微末節來加以判斷亦屬之。例如美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就從許多商業往來的信件中,拼湊日本商輪航行的情報,故能一舉擊沉七艘日本商船;而1870年普法戰爭期間,德軍則是將一些法國無名小報的新聞,拼湊並研判出法將領麥克馬洪的行動,致使德軍能輕鬆戰勝。這兩例都是將常人以為無關緊要,披露在報端或信件之事,經有心人士收集、彙整後,因而成為重創敵方線索之例。2004年破獲的軍情局張姓前上校協助蒐集香港民主派人士入境臺灣、2011年警察大學吳姓副教授委託我外事警察蒐集大陸人士入出境及法輪功團體在臺活動情形等均屬之。

  「內間」則是藉收買或脅迫等手段,使敵國官員或其他有力人士洩露機密,或從言行中來判斷敵情者。二戰期間,蘇聯藉長期布建在德軍內部的間諜,傳遞重要情資,所以早在1941622日德軍入侵蘇聯前,便已掌握到相關情報;甚至當德軍高層完成19437月庫斯克之役(即所謂的坦克大決戰)相關計畫後,潛伏的內間便立刻透過無線電報,將作戰計畫全盤傳遞蘇方,讓德軍明顯喪失先制之利。2005年破獲國防部電展室莊柏欣少校將截獲訊息與破譯資料,透過他人轉售中共情報部門牟利、2011年陸軍司令部羅姓少將因美色遭中共吸收,被迫交付重要軍情,乃至於近日破獲曾在中國大陸從事工程包商,遭中共金錢收買的莊姓退役一兵,利用其人際網絡從現、退役官兵獲得並轉交中共國軍人事檔案、軍事準則、作戰訓練影片及演習計畫等均屬之。

  兩國的敵對形勢,雖已從單純的武力對抗演變為綜合國力競逐,但從近年破獲的共諜案來看,其所針對的,仍舊以軍事方面為主,大自軍事戰略內涵、戰力關鍵、致命弱點、高科技情資、軍演計畫,小到未涉機密的技術手冊、準則、影音資料等,都是毫不放過的目標。因此,與這些事務具直、間接關係的國軍人員,就應時時提高警覺,相關單位除應提昇各種反情報偵查功能,讓意圖僥倖者不敢涉入外,更需藉各種宣教時機,強化保防觀念與警覺,以有效嚴肅個人行為操守。此外,作者認為,上述兩端只能達到「線」的標準,還需讓單位全體成員及其親友等都能將維護所屬單位榮辱置於最高優先,唯有視單位及其成員皆為一體且願禍福與共,在犯錯或違規前先想想對單位同仁及親友的可能危害,才會見微知著,才會小心謹慎、自我約束與身體力行,才能有效地將原有的「線」的層次,進化到「面」乃至「整體」境界,這是一項長期工作,必須大家一齊持恆進行,才會出現成效。據《三國志.周瑜傳》記載,東漢末年,曹操意圖一統中國,聽聞東吳大都督周瑜年少有美才,遂派蔣幹前來游說以爭取、拉攏之,周瑜不僅以大義策反,吳營上下無論戰陣戰技,乃至倉庫軍資器仗等,都是擺出一副「恃吾有以待之」的姿態,讓蔣幹深知這是一支不容輕侮的隊伍,最後無功而返。赤壁之戰後,曹操、劉備皆不願見周瑜因此戰而獲大名,都程度不一地向孫權傳遞醜化周瑜的訊息,卻毫無所獲;明朝末年,清太宗皇太極入侵遼西,當時的明朝守將袁崇煥向崇禎皇帝陳述「以遼人守遼土,以遼土養遼人」的遼事方略,一反過去僅知從各省派兵赴遼,所部皆為烏合之眾的氣象,皇太極經多次戰敗,只好將矛頭暫時轉往朝鮮。都是全體上下皆有同舟一命共識,且願真心為團體付出,致戰勝敵人的成功案例,時間距今雖已久遠,但相關原則依舊不變。

  而日前國內某導演因籌拍電影,違反不得帶大陸籍攝影師進入軍營之協議,以及陸軍勞姓中校副隊長私自招待親友及藝人進入營區,之後又將有洩密之虞的直昇機駕駛艙照片上網炫耀等,就是輕忽團體且為個人造成傷害的案例,他們倘若在事前能多些深思熟慮,必將能免去一場風暴,獲利的不只是個人,單位也會同蒙其惠。

  情報戰自古以來就一直是克敵致勝的要項,中共多年來更因深黯利用人性弱點進行情蒐工作之道,早就是此中的佼佼者。由於中共謀我之心未變,且自520後兩岸關係改變,乃至於近日海牙國際法庭對南海主權仲裁後所帶來的可能衝擊,恰恰顯示我們所面臨的情勢將較過往更為險峻,也唯有上下同心並保持應有警覺,不為物誘,不受脅迫,不將自已置於險境等,方能有效強化我國家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