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MS知識社群ePortfolio校務系統空大首頁登入
位置: 潘政治 > 最新文章
by 潘政治 2012-04-21 15:09:19, 回應(0), 人氣(741)
http://www.ptec.gov.tw/ezfiles/14/1014/attach/9/pta_13411_8000360_17704.pdf
(全文...)
by 潘政治 2012-04-21 14:59:46, 回應(0), 人氣(1390)
屏縣第三選區 潘孟安看好 龔瑞維、潘政治拚突圍 ﹝記者蘇芳賜東港報導﹞第八屆立委選舉屏東縣第三選區共有三人參選,其中老將潘
(全文...)
by 潘政治 2012-04-21 06:18:27, 回應(0), 人氣(516)
無治世之才 竟妄想稱帝 在先進的民主國家,卸任元首是不會公開責罵現任總統的,這涉及到政治倫理的維繫,以及政治文化的建立。最近在台灣,前總統李登輝直言批判:「有人選上總統,以為自己在當皇帝,經濟做不好、司法改革做不好、人民失業嚴重,卻帶頭大漲油電價,這個政府現在什麼都要漲,要老百姓如何過活?」這段雖未點名,但是非常針對性的談話一出,社會上並沒有人出來埋怨李登輝為什麼要下指導棋,反而普遍感覺大快人心,甚至期望類似的言論應該多多益善,這個現象大大顛覆了權力的常規,看來民怨真的已經積重難返了。
(全文...)
by 潘政治 2012-04-19 08:02:07, 回應(0), 人氣(605)
搞垮台灣經濟以利統一? 馬英九總統自稱「為台灣積德」,但台灣現在卻因為他的「功德無量」而「哀鴻遍野」,真是諷刺到極點!為了不妨礙五二○的喜慶氣氛,馬英九早早主導油電漲價、開徵證所稅,立即引發股市不安,物價齊漲,連學校課本、營養午餐也擋不住漲風,至於中小企業、小販商家更是人人自危,不知道生意還能不能撐下去。在這種情況下,馬英九的施政滿意度只剩下十八趴,就連一月大選投票給他的人也大表不滿,一點也不令人意外。
(全文...)
by 潘政治 2012-04-18 05:47:48, 回應(0), 人氣(649)
社論─外交怎能奢望於「馬區長」? 結束非洲之行,馬英九總統定於今日返國。在台灣的外交史上,第一次把元首出訪搞成馬戲團巡迴演出的,恐非馬英九莫屬。在中國無所不用其極的打壓下,台灣的國際空間愈來愈窄,馬英九不僅沒有利用難得的機會,為台灣開拓國際生存空間,反而以「有氧外交運動」之名,向中國輸誠自己確實在以身作則「外交休兵」。而在所謂的「一國兩區」之下,「外交休兵」儼然又進一步倒退到「外交承包給中國」了!
(全文...)
by 潘政治 2012-04-17 06:48:20, 回應(0), 人氣(560)
人民幣擴大浮動一石三鳥 【聯合報╱社論】 2012.04.17 02:59 am   正是晴雨無時、冷暖不定的四月天,慣於在假日政策奇襲的中國大陸上周末宣布,擴大人民幣兌美元的每日交易區間幅度,由千分之五放大一倍至千分之十。這是七年前大陸開始實行浮動匯率制度、啟動匯率改革以來第二次放大浮動區間,離前次也有五年之久,被視為邁向人民幣自由浮動的關鍵一步,選擇此時行動,更有一石三鳥之效。 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的浮動區間擴大,是指每天的匯率交易區間,依據當日市場供需,在官方訂出的中間價上、下各千分之十內浮動,與台灣股市的漲跌幅百分之七類似,區間愈大,波幅愈大,投資人高低套利的空間大,承受的風險也愈大,有助於促進交易、抑制投機,使匯率的形成更貼近市場供需,相對也減弱官方干預的空間,這就是大陸官方定調的「進一步完善匯率形成機制」。 不過,在大陸仍屬資本管制的大環境下,此舉雖然增加了市場交易的自由度,但政府仍是市場裡的最大戶,如果市場波動過劇,官方仍會毫不猶豫地出手,政府力量依舊堅不可摧;只是,現在官方對「過劇」的容忍度較大,不會再經常出手,單日人民幣的大升大貶,不像以往那般具有政策指標性,也意謂人民幣的雙向波動將成為常態,要押注人民幣單向升值的風險將大增,有利人民幣匯率的穩定。 這樣的一個改變,可以幫助北京政府達成多項戰略目標。首先,它可以暫時堵住國際間指責中國操縱匯率的悠悠眾口,所以消息一出,大受國際社會好評。例如美國財政部,不只延後原訂周日發布、通常以中國大陸為檢討目標的半年度匯率報告,改口要等美中戰略與經濟對話、國際貨幣基金(IMF)評估等再說,並認為此舉「有利於中國、美國乃至全球經濟」;IMF總裁拉加德亦稱許,這是中國人民銀行(大陸央行)提高人民幣匯率的一個重要步驟。當中國大陸的匯率問題不再成為眾矢之的,或可減少各國間的政策齟齬、促進國際經濟合作。 再者,今年大陸經濟可能「硬著陸」的陰霾始終纏繞不散,因為房市調控過度及出口受歐債危機拖累,以新「末日博士」羅比尼為首的國際經濟學家早就發出預警,上月兩會期間國務院總理溫家寶還將今年經濟成長目標降到百分之七點五,引起市場廣泛討論;結果第一季的經濟成績單上周發布,經濟成長率只有百分之八點一,不只低於去年第四季,以季比換算的年率更低於成長目標,實體經濟的下滑速度大於市場預期,為此各方已開始出現中央刺激政策將出籠的預期。 由此觀之,人民幣波動幅度此時放大,看似加大匯率風險、企業避險及貿易成本,但因眼下經濟相對疲弱,人民幣匯率適度加大波動,有利於釋放海內外預期升值的壓力,進而可以保持人民幣的動態穩定,適時緩和經濟下行的壓力;此外,將一部分的匯率波動風險移由市場承擔,也可以讓中國人行得以騰出手來,更專注於貨幣政策的執行,使利率政策不再過度受制於匯率的走勢,得以為疲軟的經濟提供助力。 更重要的是,這讓人民幣國際化的進程再向前推進一大步。人民幣國際化的意義是人民幣可以被外國人視為支付工具、願意持有,並能買賣,甚至成為國際商品的計價單位,而要達成這樣的目標,人民幣匯率就必須是自由浮動的。對於由封閉走向開放的中國大陸而言,人民幣從固定匯率走到完全自由浮動,自然是一條漫長的過程,如今已有愈來愈多的國家願意接受人民幣付款,香港的人民幣離岸中心也允許人民幣交易及開發金融商品,但人民幣仍不能自由進出大陸,而願意將人民幣納為外匯儲備資產的更是少之又少。因此,人民幣國際化進程可說已走了一半,接下來將進入管控難度更大的資本帳開放,而擴大浮動區間可紓解單邊預期升值或貶值對資本非理性流動的鼓勵效果,有助於鋪展資本帳開放的路徑,打開人民幣國際化的關鍵樞紐。
(全文...)
by 潘政治 2012-04-16 12:43:10, 回應(0), 人氣(492)
馬政府要有「為憲法辯護的能力」   2012.04.16 02:16 am   常聞馬政府「沒有為政策辯護的能力」,其實,馬政府有時也「沒有為憲法辯護的能力」。「一國兩區」的爭議即是一例。 吳伯雄三月二十二日在「吳胡會」中提到「一國兩區」,非但綠營的反撲排山倒海而來,謂此說「已改變台灣之現狀」,「等於公開宣示放棄、甚至消滅中華民國」、「一國兩區就是一國兩制」;連藍營內部也出現歧見異聲,閣揆陳冲說「一國兩區這麼簡化的說法,會造成誤會」,另有更多人認為在這個節骨眼上提「一國兩區」,簡直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照理說,吳伯雄既要「受人之託,忠人之事」,在吳胡會上提出「一國兩區」這個話題,事前似應與陸委會、陳院長等通個氣,並共同約定事後的因應對策。但是,吳在北京揭開了這只魔盒,傍晚新華社消息傳出,當夜只見陸委會表示「一國兩區的一國,就是指中華民國」、「一中各表的一中,也是指中華民國」,態度之含蓄保守猶如吳伯雄只是在北京放個氣球,來試測國內的反應似的;而且,事後陸委會說,事前並不知道吳伯雄會發此語。 這個場景顯示:一、吳伯雄的動作,各機構在事前的知會連繫不夠。二、事後的因應也顯得遲緩而輕慢,漫無章法。最令人瞠目結舌的是陸委會與國安局之間,竟然自家人互搧耳光。事隔一天,待各種批評皆已冒出,陸委會提槍上陣,主委賴幸媛說「一國兩區符合憲法與法律規定」、「只是重複過去二十年的立場」、「沒有改變現狀的企圖」,全力滅火;奇怪的是,到了第四天,三月二十六日,國安局長蔡得勝在立院答詢,居然與賴幸媛大唱反調。聽聽蔡局長的口氣:「我事前不知道,看報才知道」、「吳不具公職身分,他有言論自由」、「還不至於成為國家政策」、「短期內大概不會往前走」、「不主張現階段碰此問題」、「相關議題雖然政府不該談,但民間可以研究」。這樣的場景,豈不是互搧耳光? 就政府體制言,陸委會是大陸事務主管機關,國安局的職掌則主要是在情治,怎會輪到蔡某人在兩岸談判上說什麼「這是吳伯雄的言論自由」?更有甚者,連總統都說「一國兩區」是現今憲法的法理架構,又怎能任蔡某人信口雌黃謂「不至於成為國家政策」?這場丟人現眼的演出,不但暴露了各政府單位間之連繫鬆懈,更不啻在昭示國人,我們的國安局長根本不懂憲法的ABC。這不是笑話,而是悲哀。 等到馬總統正式出面為「一國兩區」辯護,已是三月二十八日,吳胡會後的第六天;但是,「一國兩區」這個爭議,此時已徹底政治化、污名化,「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的社會氛圍也已經形成。 眾所周知,由於法理與現實的落差,「一國兩區」幾乎是一個「有理說不清」的題目;每隔一陣子,就會聽到「馬區長」的嘲諷。此次吳伯雄在吳胡會提出「一國兩區」,主要是因面對「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壓力,必須回歸憲法的「一國兩區」,站穩「一中各表」的立場,可謂是一個正確的戰略動作,非但不是「消滅中華民國」,而正是要保全中華民國。然而,既要提出「一國兩區」這個棘手話題,主政當局就必須有個「是危機/也是轉機」的操作準備;一方面全力降低被批判為「馬區長」的「危機」;另一方面更應借力使力,趁此把憲法的知識與法理說清楚,向社會開一堂憲法概論的課,將「危機」化為「轉機」。 但是,如前所述,真實的情節卻是:事前未連繫,事後未溝通;等危機進入了第四天,國安局長還在立法院表現得不知憲法為何物。這不是鬧劇,而是悲劇。 其實,馬政府四年來最大的成就即在使國憲認同與兩岸政策皆回歸憲法;言必稱「在中華民國憲法架構下」、「不統,不獨,不武」、「九二共識,一中各表」。此一架構,顯然已獲多數人民的信任與支持。可見,隨著現實的推移,《中華民國憲法》漸漸不再是一個「有理說不清」的題目。因而,每次出現憲法爭議的「危機」時,主政者不應閃避,而應積極面對,進而將之視為可以把話說得更清楚的「轉機」。若能不斷累積這樣的成績,社會的憲法共識即可漸趨堅實。
(全文...)
by 潘政治 2012-04-16 12:33:22, 回應(0), 人氣(544)
產業外移 薪資下降 人才那能留得住? 新加坡副總理尚達曼日前引用新加坡大學《台灣人才赤字危機》報告,警告若新加坡阻止外國人才進入,將重演「台灣故事」(Taiwan story),喪失在全球的競爭優勢。尚達曼表示,台灣人平均薪資下降,原因在於台灣對於外國人才採閉關政策,同時台灣最優秀且最聰明的人才正移往國外,尤其是中國,以及美國和其他國家。
(全文...)
by 潘政治 2012-04-16 07:49:03, 回應(0), 人氣(771)

(全文...)
by 潘政治 2012-04-14 00:45:12, 回應(0), 人氣(632)
當中國祕辛撞上美領事館圍牆 【聯合報╱社論】 2012.04.13 01:28 am   不論薄熙來事件未來還有多少發展,胡、溫這次選擇從司法調查切入薄妻的英商謀殺案,稱得上是舉重若輕的聰明之舉:一則避開了中共宮廷權鬥的醜陋窠臼,降低反彈;二則以民眾易於理解的方式破解了「重慶模式」的左傾神話;三則為打擊「官二代」和「太子黨」的囂張腐敗立威示警。 儘管中國在經濟上已是世界工廠,但在政治上,外界要穿透它層層疊疊的權力帷幕,仍有很大的困難。這次薄熙來事件之所以能處理到這個地步,最主要因素,是王立軍帶著薄熙來的祕密投奔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逗留了近卅小時。這個驚天的跨界一闖,撞開了中國森森的政治內幕,迫使中共中央必須以合乎國際視聽的作法作出回應;不能真相留給了美國,而中國人民卻仍被蒙在鼓裡。 中共政治一向透明度不足,而中國社會則迷戀個人英雄,薄熙來和他的重慶神話就是在這兩種條件交互作用下造就的。在薄熙來遭免職後,坊間關於其家族淫、亂、貪的故事,已多到令人難以置信的地步;就算其中僅有兩成屬實,那些描述,又如何和近年炙手可熱的「唱紅打黑」英雄形象合而為一?更可怕的是,薄妻谷開來和內勤涉嫌殺人,竟能一手遮天蓋掉,逼得王立軍奔赴美國領事館尋求庇護,還出動軍警包圍領館。其間血腥凶險,較電影情節猶有過之,這豈是台灣或美國這樣的社會所能想像? 薄熙來事件夾纏了外交、政治、司法三股因素,因而清理起來更為棘手。所幸,在外交上,美國方面對此保持完全靜默,讓北京有充裕的空間和時間處理此事。從最初領事館作出「不留人」的決定,將王立軍送交北京,到事後不透露一絲風聲,不僅在在表現了歐巴馬政府的善意,更能看到美駐外人員的訓練有素及進退有方。 試想,只是駐成都的領事館,都能將一起可能引起兩大國外交糾紛的事件處理得進退有據,可見美方必有一套完善而有效的標準作業程序,讓駐外人員隨時遵循、通報及應變。也可見,政府建立起讓官員和人民可資依循的法令與制度,絕對比仰賴少數人的英明領導或魅力更省事而有效,也更有助於維護社會的安定。這是談薄熙來事件,不能忽略的一個面向。 在政治上,薄熙來近年藉著「打黑」來擴大他的「唱紅」攻勢,不僅形式上營造了「自成一國」的氛圍,實質上也對中共的發展路線構成挑釁。不僅如此,他標榜的紅色路線,其實已遠超過「老左」或「新左」的思維,開始頌揚起文革的精神;這種非理性發展,對當前中國大陸的發展當然是一種危險的反動。更吊詭的是,薄熙來和家人的種種浮奢、濫權作為,其實也與他高唱的左傾熱潮全然背道而馳。這個民粹迷思,若能藉王立軍事件的「闖館」衝擊將其一舉打破,恐怕也是胡錦濤、溫家寶在交班前希望完成的任務,至少,可確保兩人的十年治理成果不會一夕躍退。 薄熙來事件還有多少不為人知的內幕、要處理到什麼地步,仍需要中共中央的謹慎拿捏,這也和王立軍究竟向美方透露了多少訊息有關。事實上,若谷開來果真是英商海伍德命案的幕後主使,薄熙來知情並為之掩蓋,僅此一案,他就不可能有翻身機會。倘若他還涉及其他風紀、貪瀆問題,最好都能透過公正調查及公開審判,將真相向社會揭露,一則降低政治清算及打壓的疑慮,再則這也將是給中國大陸上上下下一課重要的法治教育。 薄熙來傳奇的破滅,或許罪有應得;遺憾的是,那麼多人崇拜的政治英雄,竟如此不堪一擊。無論如何,這次事件給了中國政治一次反省與調整的機會,除戳破了左傾政客的虛假面目,也讓人們看到制度建立及權力制衡的重要。中共應該感謝美國在此事的不張揚,讓北京自己有機會把薄熙來的神話撞出美國領事館的圍牆。
(全文...)
Prev12345678910Next Go: /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