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MS知識社群ePortfolio校務系統空大首頁登入
位置: 潘政治 > 最新文章
by 潘政治 2012-04-26 14:21:37, 回應(0), 人氣(674)
http://www.youtube.com/watch?v=IZD1Bx1yPRU
(全文...)
by 潘政治 2012-04-26 04:47:53, 回應(0), 人氣(749)
從法國大選看雙首長制 【聯合報╱社論】 2012.04.26 02:23 am   我國現行憲制,謂是師法「第五共和制」;值此法國總統大選之際,不妨再次檢視所謂的「雙首長制」。 一九九七年,李登輝當選首屆直選總統的第二年,發動第四次修憲,始將他的修憲方案和盤托出,即是:欲將中央政府體制朝向「雙首長制」改造,謂為師法「第五共和制」。但法國的香水聞名,憲法卻是畸形異數;李登輝既「別具隻眼」地選定了這個錯誤的範本,再加上後來他在修憲操作上的種種失控及差錯,遂造成今日中華民國憲法這個畫虎不成反類犬的「雙首長制」。 一九五八年的法國第五共和憲法,是一部「危機憲法」;當時的法國,對內政潮迭起,對外國勢危疑,在引爆了殖民地阿爾及利亞獨立戰爭後,絕大多數法國人希望強人戴高樂能出面挽救危亂,並寄以改造憲法的託付。因此,第五共和憲法主要表現在追求立竿見影、撥亂反正的治理策略,卻對憲政權責的法理設計未遑深思或根本是故意迴避;其主軸是大幅提升行政權(其實就是提升戴高樂的權威),並降抑國會的地位。這樣的設計,或可用在救急,卻難以久長;因此,隨著時空變異,法國在法制上及操作上,皆對此制有所修補,於是逐漸形成今日格局。 但是,李登輝在第四次修憲時規劃的「雙首長制」,僅是以提升總統權力及降抑立法院為主軸,卻對法國「雙首長制」後來演進出來的修補工程完全罔顧,遂使我國憲法上的中樞權責體制形成現今這種四不像的局面。以下僅舉第五共和制與我國憲制的三大差異: 一、一九五八年,戴高樂首度當選總統,是採如美式的「選舉人團制」;但至一九六二年,總統選舉改行「公民直選」,並採「絕對多數制」,成為政局提升及安定的關鍵機制。相對的,李登輝謂師法「第五共和」,卻在主導修憲時,將總統選舉定為「相對多數制」,以利他在一九九六年競逐直選總統;及至他一九九六年當選後,次年再想修回「絕對多數制」,民進黨卻拒絕與他進行政治交易。 二、第五共和憲法雖未定有國民會議對總統任命總理的同意權,但規定總理在向國民會議提出施政計劃後可由國會進行不信任之投票,以此確立總理向國會負責的體制,並奠定了「雙首長制」的基石。相對的,李登輝謂師法「第五共和」,卻取消了立院的行政院長任命同意權,欲藉此摧毀「雙首長制」的基本架構。 三、法制及我國憲制最關鍵的差異在「行政權換軌制」。一九五八年的第五共和制,完全未考慮到總統與國會由異黨主持的問題;直至二十八年後,一九八六年法國首遇左派出任總統及右派主控國會的局面,但由於國民會議握有對總理的不信任權,遂開創了總統密特朗與總理席哈克的「左右共治」,行政權的主導地位亦由總統「換軌」至總理。相對地,李登輝是在一九九七年第四次修憲推倡「雙首長制」,其時法國已經發生了三次「左右共治」及「行政權換軌」,李登輝卻對前車之鑑視若無睹,仍然硬是片面取消了立法院的行政院長任命同意權,使得法式「雙首長制」的核心機制「行政權換軌制」無由在我國憲制中立足。 前文指出,法國是在二十八年後首遇「左右共治」,但在李登輝一九九七年修憲引進所謂「雙首長制」,僅僅三年之後,二○○○年,陳水扁即以得票相對多數的「少數總統」入主中樞,並立即面對國民黨居國會多數的「朝小野大」之局,卻因立院無行政院長任命同意權,陳水扁拒絕「行政權換軌」,造成了八年的憲政亂局。 若說李登輝修憲是畫虎不成反類犬,尚是寬厚之恕詞。如今回顧修憲當年,李登輝的腹案根本是「超級總統制」,而非「雙首長制」;他的主軸設計是將國家安全會議改制為「決策機構」,自任主席,並以行政院長為「第二副主席」(第一副主席為副總統),如此即以國家安全會議凌駕、併吞並消化了行政院。但是,李登輝的妄想畢竟未能得逞,連當年與他勾結亂憲的民進黨也未支持他;所以,他任內六次修憲,留下了這一部不是「超級總統制」,又不是「雙首長制」的「四不像半成品」,遺禍無窮。 雙首長制,在法國勉強可行,因為即使左右共治,總統操持國防及外交權,也不致太過離譜;但對國憲認同及兩岸政策嚴重分歧的中華民國而言,所謂的雙首長制,既是「相對多數」的總統選制,又無「行政權換軌制」,卻存有不可預知的憲政潛伏危機。
(全文...)
by 潘政治 2012-04-23 18:40:37, 回應(0), 人氣(666)
透明化是加速FTA協商的促進劑 【聯合報╱社論】 2012.04.23 01:40 am   正在台股跌跌不休之際,為推動ECFA而設的兩岸經合會例行會議在本周四舉行,雙方將進入ECFA後續協商新一回合談判,觸及相互開放市場等議題,為台股增添新題材。相比ECFA,其他洽談中的雙邊自由貿易協定(FTA)可沒有這麼透明化,讓國人對政府的FTA政策猶如霧裡看花,其利弊得失,值得政府再好好盤算。 洽簽雙邊FTA是政府的主要經貿政策,從總統到產業界均誓言要加速洽簽,以突破韓國、新加坡等主要貿易競爭對手的FTA優勢;馬總統日前更表示,如果能與中國大陸完成兩岸ECFA後續談判,與紐西蘭、新加坡談好經濟合作協議,又和美國恢復台美貿易暨投資架構協定(TIFA)談判,則台灣一定可以脫胎換骨。然而,呈現在國人眼前的卻是,除ECFA外,FTA談判似乎全都陷入膠著,遲遲未見成效;這是表象,還是真相,民眾不知,政府也不明說。 就拿台星之間的FTA談判來說,韓國與歐盟洽談FTA,從開始到結束共花費十九個月的時間,而我國與新加坡之間這個經濟量體、談判規模均比韓歐盟FTA小得多的FTA,原訂是十二個月完成,但迄今已耗時十九個月,不僅短期內沒有完成的跡象,這段期間還歷經駐星代表換人的風波。台星FTA到底包含那些議題、迄今協商幾次、瓶頸僵局何在、換人風波有無影響等一連串問題,外界非但無從知悉,就連到底談到什麼程度,也是毫無頭緒。 政府官員或許認為,鴨子划水式談判可以減少外部干擾,除了內部不同聲音,也可防止中國大陸的政治性阻攔。然而,從幾個FTA進展來看,秘密進行的利益並不明顯,反而是黑箱作業提供了保護主義者絕佳的藏身處,外界既不清楚究竟是什麼阻礙了FTA,也不知道應不應該支持;相對的,外界對FTA利益分配的穿鑿附會,卻可能傷害政策信譽。這些內傷,即使未來FTA順利完成,也未必能夠治癒。 FTA協商涉及既有利益的折衝,又有法律技術議題,外界確實並不易瞭解,但美、歐乃至於日、韓等國在洽簽過程中,仍會儘可能簡要在事前進行預告,事後加以說明;其預告內容主要包含時間、地點及主要議題,事後則會說明進度及成果(或無成果)。這些透明化項目,是談判啟動後的工作;在協商開始前的初始階段,也會公開協定的涵蓋範圍及主要架構。 這種協商透明化的優點,首先是可降低突襲式執政的責難,提升政策的可預測性。目前國內涉外經貿協定都是協商完成後,一次性地向國內公開結果,不免令人有措手不及之感,引發的爭議也不會比秘密進行少,更容易遭到不符合民主程序的批評,畢竟民主絕非只有國會監督一種方式。 再者,透明化也可使受影響的產業與利害關係人,能夠即時反映意見。目前徵詢意見的程序中,除針對少數產業進行小規模探詢外,廣度及深度都不足,更不曾依據行政程序法辦理公聽會。然而,受政府關愛的產業未必都需要保護,而未獲得徵詢機會的部門,卻可能很需要關懷。更重要的是,透明化能夠使社會各界瞭解協商進展、各階段的成就及困難,讓內部阻力及障礙攤在陽光下受到檢視,也使各界理解自由化的急迫性;否則,政府高官每次都以虛幻的經貿目標,要求大家接受現實世界的改變,實在不具說服力。 我國FTA規定都有透明化條款,但諷刺的是,FTA談判卻幾乎沒有絲毫透明化可言。談判過程的透明化,並非公開具體談判內容、爭議及籌碼,斷無影響談判的問題,而這些FTA協商既然已經雙方同意公開,也失去秘密進行以降低彼岸阻礙的考量。事實上,相對敏感的兩岸協議,從談判議題到回合協商,至少會以間接方式,透過媒體預告說明,也有許多管道讓外界知悉談判的困難與障礙。如果兩岸協商可以做到,與他國的FTA更無窒礙難行之理。就以公開台星FTA的進展,當做開始吧!
(全文...)
by 潘政治 2012-04-23 14:23:37, 回應(0), 人氣(643)
向人民連開三槍 政治領袖常會有一種特殊的心理狀態,自以為站在對的一方,對抽象的原則與信仰充滿偏執與狂熱,喜歡空談理念,揭櫫一些宏觀的遠景,信口拈來,皆是「六三三」、「黃金十年」、「苦民所苦」、「改革」等動人的口號與訴求。但是,對於個人的苦難與實務操作的困境,欠缺關懷與理解,甚至視民意反彈為改革路上必然遭到的挑戰,而民眾的痛苦,乃是實現理想必須付出的犧牲,因為「現在不痛,以後更痛。」於是,主政者一意孤行,橫柴入灶,而民怨沸騰,相互對抗,直到悲劇發生,毀去過去的經濟社會成果,一切重新開始。 這個相互毀滅的劇本,正在當前的台灣上演,選前一副溫良恭儉讓模樣的馬英九總統,連任成功後竟然變臉,聲稱戴上鋼盔,「不再討好選民」,率領一群不食人間煙火的蛋頭學者組成政府團隊,開始將改革之刀揮向人民,發動一場打著「公平正義」旗幟,實則向人民搶錢的戰爭。平心而論,改革並沒有什麼不好,但台灣歷經近四十年的威權統治走向民主,應該被改革的對象,其實是黨國體制遺留下來的包袱。包括國民黨不義黨產,軍公教體系、國營企業的特殊福利措施,以及濫編、浮編預算所形成的利益分贓共同體,才是優先改革的目標。
(全文...)
by 潘政治 2012-04-21 16:23:11, 回應(0), 人氣(626)
http://www.youtube.com/watch?feature=player_embedded&v=VDH1pHrqEJM
(全文...)
by 潘政治 2012-04-21 15:09:19, 回應(0), 人氣(761)
http://www.ptec.gov.tw/ezfiles/14/1014/attach/9/pta_13411_8000360_17704.pdf
(全文...)
by 潘政治 2012-04-21 14:59:46, 回應(0), 人氣(1412)
屏縣第三選區 潘孟安看好 龔瑞維、潘政治拚突圍 ﹝記者蘇芳賜東港報導﹞第八屆立委選舉屏東縣第三選區共有三人參選,其中老將潘
(全文...)
by 潘政治 2012-04-21 06:18:27, 回應(0), 人氣(543)
無治世之才 竟妄想稱帝 在先進的民主國家,卸任元首是不會公開責罵現任總統的,這涉及到政治倫理的維繫,以及政治文化的建立。最近在台灣,前總統李登輝直言批判:「有人選上總統,以為自己在當皇帝,經濟做不好、司法改革做不好、人民失業嚴重,卻帶頭大漲油電價,這個政府現在什麼都要漲,要老百姓如何過活?」這段雖未點名,但是非常針對性的談話一出,社會上並沒有人出來埋怨李登輝為什麼要下指導棋,反而普遍感覺大快人心,甚至期望類似的言論應該多多益善,這個現象大大顛覆了權力的常規,看來民怨真的已經積重難返了。
(全文...)
by 潘政治 2012-04-16 12:33:22, 回應(0), 人氣(562)
產業外移 薪資下降 人才那能留得住? 新加坡副總理尚達曼日前引用新加坡大學《台灣人才赤字危機》報告,警告若新加坡阻止外國人才進入,將重演「台灣故事」(Taiwan story),喪失在全球的競爭優勢。尚達曼表示,台灣人平均薪資下降,原因在於台灣對於外國人才採閉關政策,同時台灣最優秀且最聰明的人才正移往國外,尤其是中國,以及美國和其他國家。
(全文...)
by 潘政治 2012-04-16 07:49:03, 回應(0), 人氣(789)

(全文...)
Prev12345678910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