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MS知識社群ePortfolio校務系統空大首頁登入
為何政治讓我們失望?
by 賴淑娟 2012-11-15 15:27:22, 回應(0), 人氣(1316)


十月底日本政黨惡鬥激化,導致日本政府差點廿五年來首度無法如期發行赤字國債,打壞日本主權信貸聲譽,而日本政壇依然故我,繼續內耗,嚷著年底再選首相。歐盟也好不到哪兒去,歐債陷入危機之後,只見歐洲領袖成天飛來飛去開會,迄今拿不出像樣對策,阻止歐元區崩潰。勤奮踏實的香港人花了整個夏天上街抗議,只因政治菁英的決策判斷令他們失望。同樣地,台灣人能種出世上最優良的水果,用一票票選出來的政治人物,卻始終未盡人意,且緊要關頭往往極不牢靠,若不爆貪腐,已算優質。

放眼望去,當今政治人物大多不具備領袖品質,無法領導社會或鼓舞民心,只像季節性商販,每隔幾年就來一回,沿街敲鑼叫賣,向民眾兜售商品(在此,商品是候選人),這批買賣完成,下次再見。

民主社會為照顧大眾品味,難免鼓勵平庸,強調親民可喜,選出來的政治人物未見得智識卓越或熱血壯志,重點是不討人厭。很多時候,選舉更像是一場誰冒犯選民較少誰就贏的比賽,法國總統歐蘭德亮出「普通先生」旗幟,踩著民眾對前總統沙克吉的恨意,輕鬆走進香榭麗宮。

不像極權社會只講效率不講手段,民主社會裡,政策的產生與執行,也必定要經過多方商量、適度妥協,才定案執行,很容易搞成一鍋湯煮得不溫不火,最後喜歡冷湯的人嫌燙,喜歡熱湯的人嫌涼。美國總統歐巴馬上任之後變成一鍋溫湯,反對他的人依舊討厭他,支持他的人則對他失望。然而,不懂協商的政治領袖也令人懼怕,因為其貫徹自我意志的慾望,將凌駕於集體意願之上。

我們也的確活在神話不再的網路時代,傳媒發達,人性萬歲,政治人物也是人,也會浮報特別費或帶情婦上賓館。山田洋次近年的武士電影告訴我們,過去大家崇拜的日本武士也不過是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只是打工的地點是城堡,不是便利商店。大家混口飯吃,過過小日子,請別太介意。

我們都學會了不能對政治人物期待太高,民意代表淪為專跑紅白帖的秀場歌星,總統變成某種社會名流,所以演藝人員退役了,也能夾帶殘餘名氣,選立委當總統。當美國民眾去幫總統候選人搖旗吶喊時,對記者坦白,他們懂得當下那些口號激情都只是造勢活動。

對許多當代政客來說,參政不再基於改革社會,無關崇高理想,而是一份提供薪水的職業,倘若無恥耍點特權,還能賺點外快,提前退休。同一批政治臉孔一再回籠參選,因為除了繼續參政,他們也沒有其他謀生法子,每位候選人背後都有一班子人要養。法國極右派政黨領袖雷朋甚至將黨魁位子傳代女兒,第三代也已參選,政治儼然是家族生意。

因為缺乏雄心視野,少了社會目標,政策便失去了準頭,法案順序輕重不分,政治陷入爛泥,整個社會都沉淪下去。政黨對立越來越嚴重,根本也與意識形態無關了,而是雙方都以為政治不是管理眾人之事,而是權力擂台賽,以便赤裸裸進行社會分贓。

遭政治侵蝕了生活品質的公民不但不該政治冷漠,更應積極投票、甚至參政,進而改變政治生態。台灣社會應鼓勵年輕人回鄉參選、投票,不讓政治變成炒地皮的手段,讓公共政策回到正軌。民主時代裡,當一名怠惰嫉俗的公民,等同於邪惡政客的幫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