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MS知識社群ePortfolioeeClass學習平台空大首頁Login
通姦小三好倒楣
by 呂建宏 2015-09-19 21:27:44, Reply(0), Views(1590)
以下為自己的心得分享,身為一個專業的人夫,瞭解通姦罪是合情合理的~~歡迎大家一起討論但勿筆戰^^~~
分享法檢系統網址,可以查判決
http://jirs.judicial.gov.tw/FJUD/

---------------------------------------------------------------------------------------------------------------
通姦小三好倒楣....


現在的電視節目最容易獲得收視率的通常是演老公出軌有小三與大老婆之間的三角關係,我想應該是因為比較容易獲得婆媽心情上的投射(她們也是收看的主力ㄚ....),所以最後的結果一定要小三得到報應(這也是應報主義的一種投射)收視才會再創高峰(遠目....)。


我是非常同情小三的遭遇,通常都是有老婆的賤男人來招惹(金城武般的帥氣男不多ㄚ...),而且小三的身份如果被知道,就算是被騙的小三,也很難得到他人在心裡的認同。而且通常老婆為了挽回婚姻,會用與老公手牽手一起提告小三的方式斷了這段關係,所以只有小三會被告.....

當小三的到底為什麼要被處罰呢?追求男歡女愛不是人的天性嗎?為什麼要用國家的刑罰權“來限制,乾脆也限制夫婦每週最少“妖精打架”一次,這樣又可以促進情趣用品與藥品業的繁華盛市(讓你說的到做的到!)。


其實世界上已經很少有國家還有通姦罪這樣的罪刑,大概只剩信奉伊斯蘭國家與台灣吧(耶~好兄弟!),所以台灣已經吵了很多次了,上次是2015年2月連鄰居南韓憲法法院裁定通姦罪侵犯公民的基本權利,我們也開了公聽會與調查,在台灣依舊認為通姦罪不應除罪化,當然理由蠻有趣的,像是這樣是鼓勵外遇,小三會暴增阿,偷吃就是該死!(拍電影是吧..)


就法律上需先瞭解《釋字第554號》解釋,其關係簡單的來說,通姦罪存在是為了保障婚姻權,所以歸類為侵害個人法益中妨害家庭的部份。所以小三或小王是侵害了婚姻中遵守規則的一方。


當然認為通姦應當除罪化最重要的說法就是國家不該用刑罰權規範人民的情慾,婚姻雖然是法律行為,但並非不可解除之身分法,其受到之損害應該使用民法提起損害賠償較為恰當。

在實務上大家可以上法檢系統看,其實通姦罪很常是不起訴處份,但為了搜證衍生的他案更多(傷害、妨害秘密、侵入住所....),就算成立後通常在4個月內有期徒刑內(基本都可易科金),但民事上的賠償都是好幾十萬(好貴ㄚ!!!!),

再打下去沒完沒了,因為這個題目真的是太大了,因為身為一個專業的已婚人夫,對通姦罪瞭解是很合情合理的。


具體條文
刑法第239
刑法第245條有關告訴乃論罪之告訴規定
刑法施行法第9條有關刑法施行前非配偶而同居不適用通姦罪之規定
刑事訴訟法第234條有關專屬告訴權人之規定
民法第1001之1條規定
民法第976條第7項
民法第1056條第2項「前項情形,雖非財產上之損害,受害人亦得請求賠償相當之額。
民法第1052條第1項第1款至第3款之情事外,以受害人無過失者為限。」




---------------------------------
解釋字號      釋字第 554 號
解釋公布日期    民國 91年12月27日
解釋爭點
刑法第二百三十九條對通姦、相姦者處以罪刑,是否違憲?


解釋文
        婚姻與家庭為社會形成與發展之基礎,受憲法制度性保障(參照本院釋

字第三六二號、第五五二號解釋)。婚姻制度植基於人格自由,具有維護人倫秩

序、男女平等、養育子女等社會性功能,國家為確保婚姻制度之存續與圓滿,自

得制定相關規範,約束夫妻雙方互負忠誠義務。性行為自由與個人之人格有不可

分離之關係,固得自主決定是否及與何人發生性行為,惟依憲法第二十二條規定

,於不妨害社會秩序公共利益之前提下,始受保障。是性行為之自由,自應受婚

姻與家庭制度之制約

        婚姻關係存續中,配偶之一方與第三人間之性行為應為如何之限制,以

及違反此項限制,應否以罪刑相加,各國國情不同,應由立法機關衡酌定之。刑

法第二百三十九條對於通姦者、相姦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之規定,固對人民之

性行為自由有所限制,惟此為維護婚姻、家庭制度及社會生活秩序所必要。為免

此項限制過嚴,同法第二百四十五條第一項規定通姦罪為告訴乃論,以及同條第

二項經配偶縱容或宥恕者,不得告訴,對於通姦罪附加訴追條件,此乃立法者就

婚姻、家庭制度之維護與性行為自由間所為價值判斷,並未逾越立法形成自由之

空間,與憲法第二十三條比例原則之規定尚無違背
理由書

        婚姻與家庭為社會形成與發展之基礎,受憲法制度性保障(參照本院釋

字第三六二號、第五五二號解釋)。婚姻制度植基於人格自由,具有維護人倫秩

序、男女平等、養育子女等社會性功能,國家為確保婚姻制度之存續與圓滿,自

得制定相關規範,約束夫妻雙方互負忠誠義務。性行為自由與個人之人格有不可

分離之關係,固得自主決定是否及與何人發生性行為,惟依憲法第二十二條規定

,於不妨害社會秩序公共利益之前提下,始受保障。是性行為之自由,自應受婚

姻與家庭制度之制約。

        按婚姻係一夫一妻為營永久共同生活,並使雙方人格得以實現與發展之

生活共同體。因婚姻而生之此種永久結合關係,不僅使夫妻在精神上、物質上互

相扶持依存,並延伸為家庭與社會之基礎。至於婚姻關係存續中,配偶之一方與

第三人間之性行為應為如何之限制,以及違反此項限制,應否以罪刑相加,因各

國國情不同,立法機關於衡酌如何維護婚姻與家庭制度而制定之行為規範,如選

擇以刑罰加以處罰,倘立法目的具有正當性,刑罰手段有助於立法目的達成,又

無其他侵害較小亦能達成相同目的之手段可資運用,而刑罰對基本權利之限制與

立法者所欲維護法益之重要性及行為對法益危害之程度,亦處於合乎比例之關係

者,即難謂與憲法第二十三條規定之比例原則有所不符。

        婚姻共同生活基礎之維持,原應出於夫妻雙方之情感及信賴等關係,刑

法第二百三十九條規定:「有配偶而與人通姦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其相姦

者,亦同。」以刑罰手段限制有配偶之人與第三人間之性行為自由,乃不得已之

手段。然刑法所具一般預防功能,於信守夫妻忠誠義務使之成為社會生活之基本

規範,進而增強人民對婚姻尊重之法意識,及維護婚姻與家庭制度之倫理價值,

仍有其一定功效。立法機關就當前對夫妻忠誠義務所為評價於無違社會一般人通

念,而人民遵守此項義務規範亦非不可期待之情況下,自得以刑罰手段達到預防

通姦、維繫婚姻之立法目的。矧刑法就通姦罪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屬刑法第六

十一條規定之輕罪;同法第二百四十五條第一項規定,通姦罪為告訴乃論,使受

害配偶得兼顧夫妻情誼及隱私,避免通姦罪之告訴反而造成婚姻、家庭之破裂;

同條第二項並規定,經配偶縱容或宥恕者,不得告訴,對通姦罪追訴所增加訴訟

要件之限制,已將通姦行為之處罰限於必要範圍,與憲法上開規定尚無牴觸。
                                                                大法官

會議主席 院長  翁岳生
                                                                       

                  大法官  劉鐵錚  吳    庚  王和雄  王澤鑑
                                                                       

                                林永謀  施文森  孫森焱  陳計男
                                                                       

                                曾華松  董翔飛  楊慧英  戴東雄
                                                                       

                                蘇俊雄  黃越欽  謝在全  賴英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