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MS知識社群ePortfolioeeClass學習平台空大首頁Login
(2012-03-08) 現代音樂 第06講
by 王芸鴻 2012-03-08 17:49:06, Reply(0), Views(989)

現代音樂第06講筆記  學生:王映紅學號:100111186

1. 課程片頭

2. 現代音樂第06

3.Salome: Opening

4. Strauss and Salome

各位同學好!歡迎各位一起來研究現代音樂,我們在課前所聽到的音樂帶有一些挑逗、光怪陸離的感覺,是由在20世紀初在德奧傳統之下重要的音樂家Richard Strauss1864-1949)所寫的一齣獨幕的歌劇Salome

就像畫面所看到的:Salome是舊約聖經裡面的故事,希律王王妃的女兒,當時希律王將先知施洗約翰(Jokanaan)關入監獄,Salome想要親近他,卻被先知施洗約翰(Jokanaan)所斥責,Salome心中懷恨,於是她借為希律王跳舞得到的獎賞,而要求希律王把先知約翰的頭砍下來,這樣子她就可親近先知約翰的頭,那麼不論是在聖經原本的故事或經過19世紀末期以愛爾蘭有名的劇作家Oscar wilder所改編的戲劇以及Richard Strauss根據Oscar wilder所改編的歌劇,Salome都是極為強烈而讓人感到那種變態心理的這樣一個作品。

因為之前所談到的Mahler把所有的浪漫主義呈現在某一種的極端、極大化,把一切的作品都希望涵蓋整個世界和整個宇宙;以Mahler悲劇的、離世的、哲學的、甚至宗教的這樣一個表現,另外一種極端主義Richard Strauss以及早期像Arnold Schoenberg(荀白克),我們看到他們轉為比較細微的,比較變態的,比較離異的,在一般道德體系中比較忌諱的一些議題,去走那一方面的極端;的確在19世紀末,我們看到許許多多的這樣類型,包括詩人Oscar wilder的戲劇,某種程度上有這樣的追求。反正世界末日來了,還有甚麼可忌諱的呢?在這樣一個藝術、文學和繪畫,或者是歌劇和戲劇的流派下;某種程度上也是浪漫主義繼續延伸的一種極端主義的現象,我們把這種極端主義的現象,稱為Decadence(頹廢主義)。這時期最重要、最具有代表性的人物是Richard Strauss及他數齣在世紀初所寫下的歌劇。

Richard StraussMahler是同一時期的作曲家。早期他也寫作跟浪漫時期Liszt的交響詩(symphonic poems指一般以單一樂章用交響樂團演奏出一種具有標題性和故事性的交響曲)。到19世紀末以寫作歌劇為主,而且獲得極大的成功,之後他幾乎都是寫作歌劇為主。我們之前講到在19世紀末期,浪漫主義的晚期,一切不論管絃樂的編制,以及和聲的語言推向極至,Mahler算是他們的一個代表,這種極端是把一切的表現方式把他極大化;不論是交響曲的編制和內容要涵蓋整個世界、延續德奧這樣偉大的一個傳統;那麼在Mahler之後,Richard Strauss卻是走到另一個方向。

5. 頹廢主義

同樣的把Wagner之後的音樂語言,無論是管絃色彩,或者和聲上半音化的機制,頹廢主義這方面延續著後Wagner的這樣一種風格,但是在題材上我們看到:Richard Strauss採用了19世紀末期,也就是世紀交替的時候,當時社會上最有名的一齣戲劇-由Oscar wilder這位愛爾蘭的劇作家,他的法文戲劇Salome為主題來寫歌劇。不論是Oscar wilderSalome,還是Richard StraussSalome,都帶有著世紀交替最典型的頹廢主義風格。

特別要注意到的是:雖然他根據的是聖經故事,先知約翰被希律王所殺的內容,但是Oscar wilder手(筆)下的希律王不但因為他的諾言答應Salome只要為他跳舞就給她獎賞,於是乎把先知約翰的頭砍下來給SalomeSalome一邊唱歌一邊對先知約翰頭顱作親吻的動作,讓希律王看的毛骨悚然,於是也殺了Salome。在聖經中倒是沒希律王殺了Salome這件事,只在Oscar wilder手(筆)下殺了Salome,更強化了這種病態、變態的心理,在Richard Strauss的手(筆)下延續了這種頹廢主義的議題。

當然在議題中最有名的是希律王要求Salome為他跳舞、為他跳舞,為他跳舞,Salome就為他跳了七紗之舞,於是Salome穿了七件的薄紗,跳著、跳著、最後她把這七件薄紗一件一件的全部脫下,造成整個戲劇的高潮。即便是在20世紀初的歐洲,也是一個驚世駭俗的,不論是劇情也好、表演也好,都引起很大的爭議。但是愈多的爭議,愈使得Richard StraussSalome造成轟動,至少在Bussiness 商業上獲得很大的成功。

      在這齣歌劇之中,Richard Strauss把音樂的半音變化推進到更進一步、甚至超越了Mahler的作品。這樣一個極度半音化的表達,在當時所有的作曲家都注意到這樣的一個進程,MahlerSchoenberg都特別注意到這齣歌劇受到歐洲藝文界矚目的最大創舉。那麼這樣不和諧的聲音幾乎到了一種極致,而他的效果無論是激起更多的erotic這種情慾上的慾望或者聽眾期待最後的解決,都對後來作曲家有很深遠的影響,整齣歌劇總共一個小時四十分鐘左右(只有一幕)。

play list 中有整曲的播放,我們因時間關係就撥放ending 的部份,在endingSalome最終親到先知約翰的嘴。過程中Salome卻是在先知約翰他的頭被砍下來之後還親吻他的嘴,這樣一個變(病)態的心理和當時晚上慘白的月光互相對應下,讓希律王看的不寒而慄,於是也把Salome殺了。Richard Strauss採用了19世紀末、20世紀初,這裡面隱藏著世紀交替時才可以挑戰的禁忌---女性主義的揚起,在這齣作品中我們看到一些蛛絲馬跡,我們一起來欣賞。

6. Ending    

7. Elektra and Others

以上是soleme 最後Ending的部份,Richard Strauss接受了Wagner那種連續不斷的手法,大致上以副調的方式為主,系統應用主導動機的Wagner的原則,但拒絕了Wagner利用歌劇來宣傳哲學思想的願望。在Salome中,Richard Strauss採用了Oscar wilder的獨幕劇所謂頹廢派的手法,使得原來出至於聖經故事的內容變的讓人怵目驚心,音樂最大表現力也彰顯了戲劇中那種恐怖的情調和氣氛,使得把Salome提高到藝術、戰爭、變態的高度。繼Salome之後,Strauss受到歌劇成功的鼓舞之後,仍繼續寫作歌劇,之後歌劇作品都是跟日爾曼的劇作家Hugo Von Hofmannsthal合作,HofmannsthalStrauss兩人的合作就類似MozartDa Ponte一旦合作之後,終其一生都合作愉快。

他們下一部作品就是延續這樣一種頹廢派變態的心理來寫作更古老的故事,是來自於希臘的劇作Elektra改編而成。故事大意是說Elektra公主怨恨她的母親把父王殺了,所以她和他的哥哥一起預謀,最後把她親生的母親一起謀殺了,在當中我們看到了那種更瘋狂的恨與復仇的故事,從這個強大的獨幕劇中,自始自終強調哪種神智錯亂的恨和復仇,Richard Strauss更為了音樂中的不和諧音、甚至雜亂無章的和聲更是前所未聞的這樣一個效果,但是這類型的雜亂無章都是表面的,下面有精心設計的效果在裡面,當然這樣一個後Wagner時代的半音變化被推向極至;但是要注意到他有一些純自然音風格的段落加以陪襯,當然也有一些極為不和諧多調性的一些段落,這個時候和聲的音響可以是從單純的一種萌芽和弦中解放出來,因此Richard Strauss可以說是預示了20世紀作曲家的許多重要的技巧。在Elektra之後,他似乎有點累了,想寫一些像Mozart時代的歌劇,也成功的在1909年寫出了Der Rosenkavalier玫瑰騎士。Richard Strauss一下子轉到了18世紀宮廷,類似像Mozart時代的喜歌劇中的貴族中的偷情和愛情的故事,裡面當然也有一些時代的交錯的現象。18世紀的歌劇中卻有19世紀才開始流行的維也納Walz的錯位,顯得光怪陸離的效果仍然存在,但是在此Richard Strauss走向比較抒情,比較沒像之前的幾部歌劇一樣走向極度的半音,極度前衛的表現。那麼把音樂推向半音極致的這把大旗,卻要等到Richard Strauss下面一位重要的作曲家Schoenberg來完成。以上是在19世紀末,德奧系統之下的兩位重要作曲家的介紹;第一位是Mahler,在他手下我們看到德奧系統的交響曲,從HaydnMozartBeethoven、以降Brahms再到Mahler成為他最後一位大師,至於Strauss延續著德奧系統中歌劇MozartWagner、乃至於Strauss在歌劇上的一個進程,等於是在世紀末德奧系統下,傳統藝術走向浪漫主義最後終結的表達方式。

8. Back to Mahler

我們課程最後還有一點時間,讓我們這週最後一點時間來聽Mahler Symphony No. 2,樂曲第一樂章標題叫葬禮進行曲,似乎表示這樣一個時代巨人的埋葬,似乎也埋葬掉整個浪漫主義,Mahler一生的作品,第一號交響曲被稱為巨人,第二號交響曲被稱為巨人的葬禮,現在我們來聽這首極有宗教意味的交響曲;第一樂章充滿了戲劇效果,我們可認為說是在教堂中以宗教典儀的方式來進行,全曲一共分為5個樂章,Mahler要求聽眾要像在教堂中以宗教典儀的心情,在樂章之間甚至要求一個很長的寧靜、冥想,這代表一個時空的冥想,如此在葬禮之後才有可能復活這樣的一種氣氛。Mahler交響曲的編制非常龐大和冗長,往往單一樂章就往往超過半小時之久,這充分表現出他的Maximalism極大主義,我們可以在世紀末享受到這樣一種風格,我們今天就講到這裡。

9. Mahler Symphony No. 2, I

 

 

 

Reply